海南飞鱼1018开奖号码
 
首頁 > 期貨 >
 
 

亞洲貨幣貶值可能致全球經濟二次危機

2015-08-20 14:37:57  來源:新京報

亞洲國家貨幣的貶值,只是一個表象,而表象的背后,是全球金融危機在經歷7年的時間之后,到了最后真正畫句號和尋找買單者的時候。

亞洲國家貨幣最近陷入了集體競相貶值的惡性循環,無論是印尼盧比,還是新加坡元、新臺幣、越南盾最近都紛紛跳水,其中馬來西亞貨幣林吉特的表現最為引人注目:8月14日,林吉特對美元一度暴跌逾1000點,最低觸及4.1270,跌幅2.9%,刷新1998年亞洲金融風暴以來新低。而數據顯示,自2015年年初以來,林吉特已累計貶值17.2%。亞洲貨幣的這種集體一致貶值的邏輯,引發了外界關于亞洲金融危機卷土重來的擔憂。

對于亞洲貨幣的集體貶值,有人將之歸結于人民幣匯率突然調整引發的“貨幣戰爭”。的確,在人民幣匯率8月12日進行歷史性的調整之后,亞洲很多國家的貨幣應聲貶值,這是不爭的事實。然而,正如我在之前的專欄文章中已經指出的,人民幣貶值只是人民幣放棄了過去人為維持在高位的做法,回歸市場正常匯率的自然調整。

在人民幣貶值之前,包括亞洲在內的新興市場的貨幣早已經步入了貶值的通道,將亞洲國家貨幣貶值歸結于人民幣貶值引發的貨幣戰,很有可能使得這個問題的答案偏離經濟現實,從而低估問題的嚴重性。

事實上,亞洲國家貨幣的貶值,只是一個表象,而表象的背后,是全球金融危機在經歷7年的時間之后,到了最后真正畫句號和尋找買單者的時候。很顯然,和過去多次金融危機的邏輯一樣,本次金融危機,最終肯定以新興市場陷入衰退而宣告終結。因此,厘清本次亞洲國家貨幣集體貶值的緣由和影響,必須從金融危機演化的基本邏輯、美國貨幣政策正常化和強勢美元的邏輯以及國際資本流向逆轉這三大邏輯進行解讀。

首先,從金融危機的基本邏輯而言,肇始于2008年的全球金融危機在經歷7年的漫長歷程之后,包括美國在內的發達經濟體基本上完成了調整,美國經濟已經基本復蘇,歐元區除了希臘等高債務國,經濟也止跌回升。而本輪危機中并沒有進行真正調整的新興市場,在經歷救市的廉價資本盛宴之后,不僅沒有對扭曲的經濟結構進行校正,反而使得經濟結構更加扭曲,產能過剩,債務高企,從而陷入了真正的危機。

其次,從全球資本流動的邏輯而言,危機爆發之初,包括美國在內的經濟大國都推出了史上罕見的寬松政策,這些廉價的貨幣大量流入了新興市場,估計總規模在2萬億美金之巨,這些貨幣絕大多數并沒有進入新興市場的實體經濟,而是流入了樓市或者資本市場,催生了這些國家巨額資產泡沫,而在美聯儲退出量寬政策的情況下,國際資本的流向開始逆轉,大量的資本開始從新興市場流出,流回美國,筆者多次提醒,“美元回家”成為2013年9月以來影響新興市場的最大因素。

最后,美元升值及美聯儲加息的預期加速了新興市場的不穩定,在美聯儲加息的預期下,新興市場的經濟陷入了停滯,投資需求下滑,出口停滯,從而引發了經濟真正的下滑。從今年一季度的情況看,新興市場表現滑落至自2008-09年危機以來最差,包括中國在內的曾經承擔全球經濟增長50%以上份額的新興市場,經濟指標進入了全面的調整狀態。

基于這種邏輯,我認為,千萬不要把亞洲貨幣集體貶值解讀為一起“人民幣引發的事件”,很顯然,這是本輪金融危機“一連串事件”的一個章節,貨幣貶值的背后,是新興市場的經濟陷入了危機,新興市場正在由全球經濟領頭羊的角色,轉而淪為全球經濟的“拖累”,起碼從目前而言,這是一個大概率事件。

過去7年多的時間里,新興市場占全球經濟的份額已經達到了35%以上,他們對全球經濟增長的貢獻遠遠超過了發達經濟體,而一旦這一切逆轉,資金外逃,機構和投資者沽清新興市場的資產,而這種“崩盤”的走勢必然引發牛津經濟研究所經濟學家亞當·斯萊特所言的“由新興市場引發的全球衰退”,從而導致全球經濟陷入第二次危機,這是包括美國在內的大國經濟的決策者必須冷靜面對的現實。

□馬光遠(經濟學者)(中新網江西新聞轉載)

  
相關新聞
每日推薦
海南飞鱼1018开奖号码 澳娱乐 保定万博广场 北京pk10官网开奖记录 新时时彩三星走势图 pk106码倍投计划表 阿拉德之怒官网mg 全网平台直播app 牛牛赚钱1元永久提现 江苏快三手机免费计划软件 bet007足球即时比分网